• 专家解读:美国对叙军事打击警告意味更浓 军事意义不大 2019-03-15
  • 解决贸易争端须回到市场原则 2019-03-15
  • 男子聚餐喝啤酒不喝白酒 被朋友认为不给面子殴打 2019-03-06
  • 果皮-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3-06
  • 刘嘉玲:长江后浪一直涌来 2019-03-03
  • 男子一年半入室盗窃20余起 只为装土豪打赏女主播 2019-03-03
  •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似铁齿铜牙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2-21
  • 全新宝来变化神速 熟悉的小伙伴长大了 2019-02-21
  • 这就是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2018-11-22
  • 看到101的Yamy 终于知道单眼皮怎么化眼妆了 2018-11-22
  • 过年喽!重庆“千米长宴”热闹开席  一眼望不到尽头 2018-11-21
  • 组图:中国第一辆地铁列车时隔50年再度亮相 2018-11-21
  • 对话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 2018-11-20
  • 高考阅卷宽容瑕疵 成绩6月23日发布 压轴大题已有20余个满分 2018-11-20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收藏本书 | 返回书页

    福建11选五遗漏走 -> 架空小说 -> 大宋明月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第283章 屠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345小说网无弹窗广告在线阅读全站小说,本站网址:福建11选五遗漏走 www.gqob.net,注册获取免费书架。


        北门外。

        首先是负伤的耶律大石在两百余骑亲兵的护卫之下,仓皇而出。

        紧接着,萧干又率六千余铁骑奔腾而出。

        出得城来,萧干勒住马脚,朝四周张望了一会,见得宋军在北门并无埋伏,这才一提缰绳,率众滚滚往北而去。

        紧接着,数万辽军在众辽将的率领之下如同潮水一般涌出城门,丧家之犬一般,乱哄哄的溃不成军狼狈而逃,直奔北面而去。

        就在此时,从西面传来一阵急剧的马蹄声,如雷鸣一般,滚滚而来。

        “叩哒哒~叩哒哒~~”

        沉重的马蹄叩击着冰冷的大地,发出富有节奏的沉闷交响,在这曲死亡的交响乐中,一支三千余骑的诡异骑兵突然从夜幕中突出,踏著碎草黄土向辽军碾压过来。冰冷的寒意在原野上无尽地弥漫开来……

        “嘶~白梃兵!”

        辽将的喉咙深处响起嘶嘶的吸气声,不禁暗骂宋人无耻,眼见得大帐皮室军已然往北而去,白梃兵这才趁机杀出。

        普通士卒,如何抵挡得住重甲铁骑?更何况,如今他们早已是惊弓之鸟、丧家之犬。

        “快,飞马禀报萧大王,派皮室军来断后掩护!”

        “天哪,快跑!”

        众辽军瞬间乱成了一团,前头的大帐皮室军已仓皇而去,决计是不可能回头来救他们了。

        恐惧,无边的恐惧像毒草般在漫延,纵然是身经百战、悍不畏死的的老兵,亦不免心中打鼓。

        夜风烈烈,荡尽漫天飞扬的烟尘,涿州城内的那通天的火光终于把这支来势汹汹的骑兵的狰狞嘴脸清晰地展现在所有辽军将士眼前……

        三千名精悍的宋军,人人身穿重甲,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执明晃晃的长矛,稳稳的端坐在马背之上,正肆无忌惮的朝他们滚滚冲来。

        “呼噜噜~~”

        沉重的马蹄声中,战马的响鼻声再度清晰地响起,倏忽间,数不清的马蹄挟着上千斤的冲势,朝辽军的血肉之躯践踏而来。

        即便是阵列严明的辽军方阵也难以阻挡,何况亡命逃窜的乱军?

        “轰~~”

        三千余骑铁骑像潮水般席卷而至,与辽军轰然相撞,如同数百柄利剑,瞬息之间就将辽军军阵切割成了无数凌乱、血肉模糊的小块,顷刻间,辽军人仰马翻、惨嚎声响成一片,血肉之躯终究难以抵挡疾奔而来的铁骑的峥嵘。

        “噗~”

        利器剔开骨肉的清脆声中,一柄长矛挑落了一个身材矮小的辽军,长矛去势犹疾。又连续洞穿了一名辽军的咽喉。最后又穿透了一名高大辽军的胸膛,将那名辽军长大的身体拖地疾行。

        而马背上的宋骑根本就没舞动过手中的长矛,只是持矛纵马向前疾驰而已。

        “噗,咔嚓!”

        那名辽军的尸体被旁边另外一名宋军骑兵的马蹄踩住,然后巨大的冲击力逼得那名宋骑急忙顺手一拖,长矛便破膛而出,甩下辽军的尸体。继续策马疾奔,霎时冲穿透了辽军军阵,一直往前驰出近百步之遥,骑兵才与他的同伴们缓缓勒住战马,回过头来,身后辽军已经阵形大乱,这种铁骑的冲刺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然而,**上的伤害远没有精神上的伤害来得剧烈,来得震撼!宋军铁骑那排山倒海般的无敌雄姿,令辽军丧失了最后一丝顽抗的决心。

        原本已是溃乱之势,此刻更加无法收拾。

        众辽将也无法控制局势,眼睁睁地看着这只大辽精锐变成了乌合之众,四处狼奔豕突……

        一轮冲刺下来,眼见辽军已毫无还手之力,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杨可世举刀大笑:“杀??!兄弟们,看谁杀得更多!”

        “吼呀呀~~”

        “杀呀~~”

        “杀光这些辽军狗崽子~~”

        东门方向,排山倒海般的喊杀声从东面铺天盖地而起,紧随其后的宋军步兵甲士终于杀出,一杆杆锋利的矛戟刺向长空,耀眼的寒芒迷乱了暗沉沉的天空。

        屠杀,又一轮冷血而又残忍的屠杀。

        杀~

        一阵山崩海啸般的怒吼声自东面响起,撕裂了整个夜空。

        西面,赵皓一马当先,身后紧紧的跟着卢俊义等将和两千余锦衣卫,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向辽军扑了过去。

        冲近辽军的那一刹那,他突然勒住了马脚,任两旁的宋甲如洪流一般奔涌而过。

        “宋”字大旗之下,赵皓在身旁侍卫的簇拥之下,缓缓的策马而行,冰冷地注视着面前的大屠杀。

        数万的辽兵如同世界末日到临一般,争先恐后的向涿水河边奔去。

        噗!噗!噗!

        一名白梃兵纵马疾奔,手中钢矛接连洞穿三名辽军的头颅,溅得满头满脸都是鲜血,却只是轻轻的擦了一把,随即哇哇大叫着如同猛兽一般继续冲杀了过去。

        这是一场**裸的屠杀!

        一名辽军奔逃不及,正要举起兵器投降,然而双手刚刚举起,便已被一柄长矛刺穿了咽喉,鲜血狂喷而出。

        另外一名辽军火头兵,奔逃之中被绊倒在地,眼见身后的宋军凶神恶煞的提矛杀来,急忙翻身坐起,高声喊道:“我是伙夫……”

        话音刚落,长矛已刺入他的腹部,带出一截长长的、血淋淋的肠子,下一刻,长矛已再次刺入他的胸膛。

        此刻,宋军早已杀红了眼睛,成了嗜血的恶魔,见到辽军就杀,管你是什么兵。

        一个身材高大的虬髯宋军,一边从一名辽军胸膛中抽出长矛,一边哈哈大笑着问旁边的同僚:“老子已杀了五只狗崽子了,你杀了几只了?”

        另外一人边追边笑道:“老子才杀了四个,让你一个!”

        前面奔逃的辽军亡命逃窜,而后面追杀的宋军居然也像玩命一般,一追一逃,很快就奔到七八里地外的涿水河边。

        赵皓冷眼的望着面前的一切,眼神之中流露出嗜血而残忍的神色。

        这一战,他暴露了系统,接下来注定要抗旨而行,汴梁的朝堂,他是回不去了。

        甚至,赵佶留给他抗旨的时间也不多了,毕竟这是大宋的官军,不是他赵皓的私兵,他赵皓在军中威望再高,众将士终究还是要听官家旨意的。

        别看统率京师禁军的种师道、种师中是他的心腹之将,西军众将士对他言听计从,河朔禁军也对他顶礼膜拜奉若神明,但是他们终究是终于大宋朝廷的兵马。

        真若想发动兵变……死的就是他自己。

        所以,他要尽快结束这场破辽之战,而消灭辽军的有生力量,则是结束破辽之战的最好办法。

        辽军之中,虽然以契丹人、奚人和渤海兵为主,但是其中难免会有少数汉人,但是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能随辽军出战的,也是对辽狗死忠的那种。

        这场屠杀,一直杀到天亮。

        朔风猎猎,朝阳如血。

        太阳逐渐升得很高了,很亮,照在人身上却没有一点温暖。

        河岸边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染红了整个河面,鲜红的河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是那么刺眼,那么悲凉。

        一只乌鸦飞了过来,落在一具尸体上,欢快的啄了起来。它的叫声又引来几只乌鸦,看到满地的丰盛的食物,齐声咕咕欢叫起来。

        乌鸦越来越多,以至后来成片成片的飞来,满地都是密密麻麻的乌鸦,欢叫着啄着地上的尸体。

        宋军以微弱地代价就几乎全歼了将近三万的辽军!在宋军疯狂的屠杀之下,只有极少数辽军随着辽将得以逃脱!

        西风烈,然而再劲烈的西风也吹不散空气之中那浓重的血腥味。

        赵皓负手肃立旷野之上,周围遍地都是尸体,浓重的血腥味中人欲呕,但赵皓对这一切却视若无睹.表情依旧阴冷,众锦衣卫将领簇拥在身旁,寸步不离左右。

        城门口,种师道和种师中并辔而立,怔怔的望着远处的赵皓,心头不禁百感交集。

        赵郡公,恐怕是最后一次带兵了,而且非但大宋第一宠臣的身份保不住了,甚至可能永远消失在朝堂之上,与其他宗室无异。

        “奉辞问罪,务在救民,不专杀戮……”

        “戒将士不得杀戮一夫,傥或昏迷不恭,当议别有措置……”

        官家临行之前,一再叮嘱劝降为上,不得大开杀戮,否则必当严惩不贷。如今赵郡公指使白梃兵和其他官军大肆屠杀辽军士兵,简直就是赤luoluo的抗旨!

        “郡公,终究是太年轻了,稳不住阵脚,此战之后,朝堂之上又要乱了……”

        种师中微微叹道,满脸的无奈之色。

        种师道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盯着赵皓,眼中充满痛苦之色。

        自当今圣上登基以来,朝中奸佞当道,蔡京、李邦彦、朱勔、童贯、王黼、梁师成等人把持朝纲,将整个朝堂弄得乌烟瘴气,忠良之辈屡屡被陷害,谄媚之徒纷纷当政,幸得公子横空出世,力压蔡京之辈,震慑梁师成之流,成为大宋朝堂之上一股清流。

        谁知道,公子却自毁前程,自出征伐辽以来,屡屡犯为人臣者之大忌,肆意而为……

        一向聪慧不凡的公子,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愚蠢?
    将本章节加入收藏将本书放入书架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专家解读:美国对叙军事打击警告意味更浓 军事意义不大 2019-03-15
  • 解决贸易争端须回到市场原则 2019-03-15
  • 男子聚餐喝啤酒不喝白酒 被朋友认为不给面子殴打 2019-03-06
  • 果皮-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3-06
  • 刘嘉玲:长江后浪一直涌来 2019-03-03
  • 男子一年半入室盗窃20余起 只为装土豪打赏女主播 2019-03-03
  •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似铁齿铜牙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9-02-21
  • 全新宝来变化神速 熟悉的小伙伴长大了 2019-02-21
  • 这就是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 2018-11-22
  • 看到101的Yamy 终于知道单眼皮怎么化眼妆了 2018-11-22
  • 过年喽!重庆“千米长宴”热闹开席  一眼望不到尽头 2018-11-21
  • 组图:中国第一辆地铁列车时隔50年再度亮相 2018-11-21
  • 对话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 2018-11-20
  • 高考阅卷宽容瑕疵 成绩6月23日发布 压轴大题已有20余个满分 2018-11-20